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 » 新闻 » 亚洲核电困境:乌克兰战争推动能源转型(上)

亚洲核电困境:乌克兰战争推动能源转型(上)

浏览数量: 0     作者: dagang     发布时间: 2022-05-24      来源: 北极星风力发电网

谁能抗拒一种能源——“二氧化碳排放量比煤炭少70倍、天然气少40倍、太阳能少4倍、水电少2倍、风能等量”?这就是欧安诺(Orano)提出的问题,欧安诺是一家核燃料循环公司,一直宣扬核能 发电的环境优点。

(来源:微信公众号“嘿嘿能源heypower”作者:heypower)

1、气候变化与核能发展

随着经济发展,尤其是亚洲经济的持续不断增长,就需要燃烧越来越多的煤炭,同时也要面对能源短缺问题。

这个时候,核能“闪闪发光”的绿色认证就变得越来越明显。

最近,在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发布的第六份评估报告第三部分中,就警告称,如果要在本世纪中叶之前,将全球变暖控制在COP21巴黎协定的目标范围内(即低于2℃),温室气体排放必须在2025年达到峰值,并在本十年的后半段大幅减少。

该报告的联席主席、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吉姆·斯凯(Jim Skea)教授对记者说:“如果我们想将全球变暖控制在1.5℃,现在就行动起来,或者可能永远都实现不了。如果所有相关部门不能立即大幅减排,这是不可能的。”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·古特雷斯(Antonio Guterres)说:“投资新的化石燃料基础设施是道德和经济上的疯狂,这样的投资很快就会成为搁浅的资产,成为一个摆设,同时也破坏了能源投资组合。”

在11月于格拉斯哥举行的COP26会议上,作为脱碳战略中一个有价值的潜在组成部分,核能被提交给了近200个与会国,亚洲各国政府肯定正在重新考虑核能发展问题。

2、新加坡的转变

新加坡是最新宣布转变的国家。

本月早些时候,新加坡贸易和工业国务部长阿尔文·谭(AlvinTan)在狮子城能源2050委员会最近的报告中,介绍了氢、地热和核选项,并指导了商会。他谈到了优化安全性、可靠性、成本和环境影响因素,以及国际最佳实践和合规性。

关于核能的讨论对新加坡来说是革命性的。

2012年的一项研究得出结论,“传统的大型反应堆技术不适合在新加坡部署”。如今的世界已经改变了,现在的反应堆可以更小,有更好的冷却系统,更快的停机和更快的应急响应。“其中包括小型模块化反应堆(SMR)和第四代核技术,这些新技术包含了旧一代技术可能无法实现的强大的安全系统。”谭说。

2014年,新加坡拨出6300万新加坡元(4600万美元)用于监测核安全和发展,但谭承认,政府尚未评估新加坡的最佳能源组合。他的提问者之一,人民行动党的梁英华(Liang Eng-Hwa)持乐观态度。他想知道,为什么不早点开发核能呢?“这样我们就可以成为最早的行动者了?!”

随着核辩论在整个欧洲大陆愈演愈烈,政治家和科学家都在提出这个问题。“没有风险就没有活动,”核物理学家、印度原子能委员会前主席阿尼尔·卡科德卡尔(Anil Kakodkar)最近对印度帕特纳理工学院的学生说,“你可能会说辐射导致癌症,我可能会说辐射治愈癌症,这两种说法都是正确的。”

卡科德卡尔说:“如果我们在能源系统中拥有足够的核能份额,并且我们成功地避免了二氧化碳增加[和全球变暖],那么我们将避免因气候变化而造成如此多的死亡。”

3、核革命

法国政府持有欧安诺超过45%的股份,日本三菱重工持有5%的股份。欧安诺坚持认为,IPCC在2018年的报告中提出的四个模式路径,即如何在2100年前将全球变暖限制在1.5℃,都需要增加核能的使用。

欧安诺在回应IPCC的报告时说:“P3的方式(主要通过改变能源和产品的生产方式来实现减排)显示,到2050年,核能发电量增长最为显著(+501%)。这意味着,如果当前的趋势继续下去,遵守气候目标将需要全球核能力增加六倍。”

菲律宾能源部长阿方索·库西(Alfonso Cusi)坚决支持包括俄罗斯SMR在内的核选项。他去年告诉ANC电视频道:“我们正在推动核能,因为这将减少我们的石油进口。”库西早些时候对菲律宾通讯社说:“我坚信,如果我们(在20世纪80年代)利用核能,我们国家的经济形势将大不相同。

相反,我们的经济发展将会受到阻碍。”2020年,中国煤炭消费总量占世界的56%,核电 为中国提供了可靠的能源,也为中国创造了更清洁的环境。

据世界核协会(world nuclear Association)统计,截至2019年底,中国的核电站总装机容量已达到近66千兆瓦,仅次于美国,位居世界第二。截至2月,中国的核电站装机容量和在建核电站数量均居世界首位,拥有53座可运行反应堆。

2021,北京核与辐射安全中心的一份报告总结道:“核电作为一种清洁能源,是解决雾霾和碳减排等环境问题的根本措施。积极发展核电不仅是中国能源需求增长的需要,也是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的需要。”唯一的问题是,混合能源需要多少核能?美国石溪大学(Stony Brook University)助理教授贺刚(Gang He)告诉《日经亚洲》,“根据我的研究,中国未来的电力系统将对中国核能电网非常敏感。

我看到了到2050年的核电预测,概述了(发电量)从300 GW增加到500 GW。”他补充说,“如果中国能够加快太阳能、风能和其他可再生能源的扩张和整合”,中国对核能的需求可以控制在300 GW左右,但这将需要800-1000 GW的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来应对发电波动。

4、公众认知

核能的争论不仅仅关乎环境效益和能源效率,作为一个高度敏感的问题,使用或淘汰核能都受到公众舆论的推动。

在乌克兰战争之前,亚洲和欧洲的许多人认为,俄罗斯的天然气是比核能更安全的能源。这一想法在2011年福岛核事故发生后开始流行,当时泰国增加了五座核反应堆的计划。

但是,在9.0级地震和海啸引发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堆芯熔毁,并随后关闭的2011年后,就连日本也在俄乌战争之后,根据对俄罗斯的制裁重新思考其核能发展。

4月8日,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告诉记者,在俄罗斯禁止煤炭进口后,他打算最大限度地利用可再生能源和核能。三天后,东京电力控股公司股价上涨16%。东京电力控股公司为首都提供电力,并管理福岛第一核电站和其他两座核电站。

岸田文雄的相对“原核”(提倡使用核电站)方针并不是什么新鲜事——在10月当选后不久,他告诉日本国会,“重启核电站至关重要”——并受到一些专家的欢迎。“现在是日本认真考虑如何确保自身能源安全的时候了,”静冈县东京大学的能源安全专家、名誉教授山本龙子告诉《日经新闻》。山本说,尽管日本面临许多能源挑战,但迄今为止一直回避核问题。该国为能源支付的费用更高,因为日本是一个岛屿,东西两侧的电网运行不同电流。

3月底,为东京供电的东部电网无法满足需求,敦促企业和家庭控制消费。山本说:“没有其他办法来提高我们的能源自给自足。使用核能是一种全球趋势。继续从俄罗斯购买化石燃料意味着我们正在移交战争资金。”自福岛核事故发生以来,日本经济新闻上个月的一项民意调查首次显示,鉴于日本核电站的安全性已得到检查,支持重启核电站的受访者仅占微弱多数(53%)。

然而,对大多数人来说,2011年3月的记忆仍然太新鲜,无法支持重新使用核能——38%的人回应说,日本“不得继续”重启反应堆。根据重建机构的数据,截至去年年底,大约3.9万人仍在灾区流离失所,2500多人仍下落不明。

尽管政府的去污项目正在进行中,但1月份的一项调查显示,从福岛第一核电站以北浪江町撤离的人中,超过52%的人没有返回的计划。

去年,政府正式宣布计划将福岛第一核电站100多万吨经处理的放射性污水排放到附近海域,这一行为加剧了人们对福岛农业社区安全和生计的担忧。

这一决定遭到了世界各地的批评,目前正在接受联合国一个核工作组的审查。该工厂的1000个储罐将于今年10月达到容量。

5、火上浇油:乌克兰战争

乌克兰战争正在推动这场能源大辩论,刺激对替代能源的需求,同时再次引发人们对致命核事故幽灵的讨论。在2月24日俄乌战争爆发后,俄罗斯军队占领了白俄罗斯边境附近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,1986年,那里的人为错误和技术故障导致了有记录以来最严重的核灾难。

自2000年以来,已正式关闭的电厂设施周围的一些建筑在袭击中起火。接下来的行为让世界提心吊胆,俄罗斯军队俘虏了电厂驻军和技术人员,洗劫了建筑,在附近高度污染的红森林中挖沟,并用放射性土壤填充沙袋,从而将放射性物质送回核电站。切尔诺贝利袭击的消息,加上未经证实的俄罗斯军队在3月初炮击了欧洲最大的核电站——扎波里日亚核电站,似乎激起了日本对乌克兰的同情——以及对核能的不信任。

上智大学政治学教授中野浩一说:“我们从正在进行的乌克兰战争中了解到,反应堆在战时可能成为目标,而这一部分似乎被忽视。”

乌克兰已退役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被一座石棺覆盖着,1986年,该地发生了迄今为止世界上最严重的核灾难。“我认为核元素让许多日本人对这场战争特别感兴趣,因为这是他们可以联系到的共同点,”非政府组织“乌克兰-日本携手”的联合创始人萨沙·卡维里纳(Sasha Kaverina)告诉《日经新闻》,“我们为乌克兰难民提供了大量捐款,许多捐赠者说,是发电厂袭击的消息让他们想提供帮助。”核怀疑论者担心,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被用作幌子,真实目的是宣传核能是一种清洁的替代品。中野说:“政府正在(为原核论点)收集方便的言辞。”

4月12日,反对党民进党领袖玉木雄一郎对记者指出:“如果我们要减少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,我们党认为,我们应该继续运营符合安全标准的核电站。”


快速链接

联系我们

座机:025-57079768
传真:025-57079766
邮箱:zhangyuwei@dasco.cc
手机:18262606988
地址:南京市江北新区星火路19号星智汇商务花园A5栋7楼
公众号:
       
版权所有  2018年 南京达钢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    网站地图      技术支持:领动